倒计时 02 | 追着光奔跑的女孩

作家王尔德曾说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

但依旧有人仰望星空

如果认识了这位女孩

你就会明白

即使生活再苦再累

未来的每一天都要向着光奔跑


她的家在一条沟里

下了沟还要走很长一段山路

方圆几里没有一户人家

有的只是家里的两间破窑洞

还有村里大队给他们修的两间瓦房

去往白跃花家的路上

去往白跃花家的路上

院里的老窑洞

院里的老窑洞


迎面而来的是她的父亲

他一边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

一边帮我们驱逐家犬

在这大山里

他终日以放羊为生

天是爹,地是娘

他放声高歌

孩子们很听话

这让他觉得人生有希望

白跃花的父亲

白跃花的父亲

家里的羊圈

家里的羊圈


我们走进屋子

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甚至连电视都没有

只有13岁的妹妹和11岁的弟弟

很难想象他们的暑假是怎样度过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

他们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

窑洞内景

窑洞内景

白跃花的弟弟妹妹

白跃花的弟弟妹妹


这是白跃花八十岁的奶奶

照片里的她正在洗衣服

三代人

全靠这位老人在操持

她已经老得走不动路

即使是这样

儿媳那边依旧有人来叨扰她

认为她没有把儿媳照顾好

白跃花的奶奶

白跃花的奶奶


是的

白跃花还有一位智力残疾的妈妈

从她出生开始她们就没有说过话

见到我们,妈妈在向我们招手

仿佛在向我们说谢谢

白跃花的母亲

白跃花的母亲


在这样一种艰苦的环境中长大

白跃花并没有丝毫的抱怨

相反,她努力学习

勇敢地面对生活

但在谈到她父亲的时候

她还是落泪了

因为父亲每天晚上要看羊

多年以来都没能睡个好觉

白跃花中学时期的奖状

白跃花中学时期的奖状


白跃花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好的高中

在学校里她有一帮很好的同学

平日里他们会主动去帮助她

买什么东西都不忘给她带一份

从小到大

面对生活中的善意

她很感激

面对命运给她的这副牌

她也无所畏惧

在今年高考

白跃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北理工大学

但高昂的学费对于她这样的贫苦家庭来说

根本是无法承担的一笔开销

通过学校老师的帮助

白跃花联系到了振东集团扶贫办

希望能够得到资助

后排右一为白跃花

后排右一为白跃花


振东集团在每年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

会举办法定的扶贫济困日大会

如今已有两万多名贫困大学生受到资助

随后振东集团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家访

白跃花成功得到了资助

如今的白跃花很开心

她终于不用再为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发愁

她可以安心地读大学了

学有用的知识

努力把自己变优秀

她说她想要快点毕业

那样就可以早点出来供弟弟妹妹上学

倒计时 02 | 追着光奔跑的女孩

作家王尔德曾说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

但依旧有人仰望星空

如果认识了这位女孩

你就会明白

即使生活再苦再累

未来的每一天都要向着光奔跑


她的家在一条沟里

下了沟还要走很长一段山路

方圆几里没有一户人家

有的只是家里的两间破窑洞

还有村里大队给他们修的两间瓦房

去往白跃花家的路上

去往白跃花家的路上

院里的老窑洞

院里的老窑洞


迎面而来的是她的父亲

他一边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

一边帮我们驱逐家犬

在这大山里

他终日以放羊为生

天是爹,地是娘

他放声高歌

孩子们很听话

这让他觉得人生有希望

白跃花的父亲

白跃花的父亲

家里的羊圈

家里的羊圈


我们走进屋子

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甚至连电视都没有

只有13岁的妹妹和11岁的弟弟

很难想象他们的暑假是怎样度过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

他们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

窑洞内景

窑洞内景

白跃花的弟弟妹妹

白跃花的弟弟妹妹


这是白跃花八十岁的奶奶

照片里的她正在洗衣服

三代人

全靠这位老人在操持

她已经老得走不动路

即使是这样

儿媳那边依旧有人来叨扰她

认为她没有把儿媳照顾好

白跃花的奶奶

白跃花的奶奶


是的

白跃花还有一位智力残疾的妈妈

从她出生开始她们就没有说过话

见到我们,妈妈在向我们招手

仿佛在向我们说谢谢

白跃花的母亲

白跃花的母亲


在这样一种艰苦的环境中长大

白跃花并没有丝毫的抱怨

相反,她努力学习

勇敢地面对生活

但在谈到她父亲的时候

她还是落泪了

因为父亲每天晚上要看羊

多年以来都没能睡个好觉

白跃花中学时期的奖状

白跃花中学时期的奖状


白跃花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好的高中

在学校里她有一帮很好的同学

平日里他们会主动去帮助她

买什么东西都不忘给她带一份

从小到大

面对生活中的善意

她很感激

面对命运给她的这副牌

她也无所畏惧

在今年高考

白跃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北理工大学

但高昂的学费对于她这样的贫苦家庭来说

根本是无法承担的一笔开销

通过学校老师的帮助

白跃花联系到了振东集团扶贫办

希望能够得到资助

后排右一为白跃花

后排右一为白跃花


振东集团在每年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

会举办法定的扶贫济困日大会

如今已有两万多名贫困大学生受到资助

随后振东集团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家访

白跃花成功得到了资助

如今的白跃花很开心

她终于不用再为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发愁

她可以安心地读大学了

学有用的知识

努力把自己变优秀

她说她想要快点毕业

那样就可以早点出来供弟弟妹妹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