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计时03 | 是谁打开了“金锁”?

18年前,一个男孩降生了,父母寄予他最美好的希望,给他取名——“金锁”。18年来,他历经人生坎坷,比同龄人体会了更多苦楚,为改变命运选择求学苦读,终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和家人却愁容满面。幸好,他遇到了他们……当“金锁”遇到“金钥匙”,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第一份工资800元

再有几天,就能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为了迎接这个时刻,范金锁提前回到了长治市屯留区张店镇土后庄村。有了通知书,就能申请振东集团的助学金了,这是范金锁目前顶要紧的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此前,他在位于屯留区的一家电子厂打工,负责在包装盒上贴贴纸。范金锁很珍惜这份工作,早在刚进厂的一两天,他就细致而精确地盘算过还没到手的工资,交书本费,买一张车票,最好能有剩余,再买一个行李箱,不够的话,就买一个编织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到手的收入比预期少很多,范金锁才知道试用的几天是不算工资的。拿着第一份工资800块,范金锁回家了。

回家后的范金锁更忙了。一大早,范金锁要先把灶台烧起来,这个半人高的灶台是砖砌的,外面一层抹了水泥,棱角磨得圆润且泛着黑色的油光,看得出来用了很久。他烧火,奶奶做饭,他坐在灶火前,没一会儿脸被熏得通红。饭后,他上山捡拾柴禾或喂鸡、喂狗,省出来的时间用来背诵英语单词。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大多数时候,他坐着矮凳,半趴在低矮的茶几上看书、做题,这是家里唯一可以当作书桌的地方。家里老旧的五间房,去年在亲戚的帮助下吊了顶,是蓝色铁皮棚,墙面、地面依旧是原来的,墙面已经泛黄,连带上面贴着的照片和奖状也已经残缺斑驳;地面是青砖铺就的,经过岁月的洗礼,坑坑洼洼的,表面形成一层厚厚的黄土,险些看不出砖块原本的颜色。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唯一劳力是80岁老人

范金锁家里有四口人,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他自己。奶奶今年80岁,有高血压、关节炎等老年病,身子骨还算硬朗。爸爸在2016年出过一场车祸,车主也不富裕,赔偿不了了之,爸爸却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妈妈患有精神疾病,连当年生范金锁的时候也因为没法正常交流不能配合医生,只能剖腹产。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除了政府补贴,范家唯一的收入来自奶奶种的十几亩地。这十几亩地,奶奶侍弄了一辈子,前几年种不动了,只能在农忙的时候花钱雇别人帮忙,收入自然就少了,但总比没有强。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奶奶生了6个子女,范金锁的爸爸是老幺,也因为日子过得最差,她最放心不下,因此一直同他们生活在一起,照顾着一家人。“我孙子长大成人就好了”;“考上大学就好了”;“成家立业就好了”……对奶奶来说,孙子是家里唯一的指靠。

填报志愿的时候,奶奶对孙子提的唯一要求是“离家近一点”,最后范金锁填报了太原科技大学。省会太原,还是远,她这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是60多公里外的长治市,但她心里依旧觉得安慰,仿佛从未飞行过的孩子还在她的羽翼之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自从得知孙子被太原科技大学录取,奶奶逢人便打听:“这个学校怎么样?”对方说:“不错,挺好的。”她便熨帖地咽口唾沫,微微眯着笑眼,欣喜又自豪。


学费难题在8月解决了

8月第二周,范金锁终于收到了通知书。此前,他已经准备好盖了章的申请表和其他证明材料。9日,范金锁把申请材料交到振东集团,扶贫办工作人员说:“好了,28号就可以领取银行卡了。”他才终于把心放下来,没想到一直困扰自己家庭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录取通知书

回想起1个月前从村委会计那里听到振东助学金的事,范金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填了一张申请表,没想到仅过去几天就接到振东扶贫办的电话,说要来家访。范金锁既欣喜又忐忑。一个多小时后,在家里见到了打电话的人。

他们穿着统一的工装,左胸前绣着一面国旗,左侧袖口写着“振东”字样。他们温和地询问家里的情况,四处走走看看,临走的时候说:“放心吧!上了大学好好学习。振东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20多年来一直坚持做慈善,会资助到你大学毕业的。要是你考上研究生,还会继续资助。”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在范金锁看来,每个人都有一把锁,成长就是用钥匙开锁的过程。“我通过高中三年的努力,打开了大学的‘锁’。在遇到学费问题的时候,振东集团又用钥匙打开了我们全家的‘心锁’。”

“范金锁”,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名字在今年夏天有了别样的理解。

倒计时03 | 是谁打开了“金锁”?

18年前,一个男孩降生了,父母寄予他最美好的希望,给他取名——“金锁”。18年来,他历经人生坎坷,比同龄人体会了更多苦楚,为改变命运选择求学苦读,终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和家人却愁容满面。幸好,他遇到了他们……当“金锁”遇到“金钥匙”,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第一份工资800元

再有几天,就能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为了迎接这个时刻,范金锁提前回到了长治市屯留区张店镇土后庄村。有了通知书,就能申请振东集团的助学金了,这是范金锁目前顶要紧的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此前,他在位于屯留区的一家电子厂打工,负责在包装盒上贴贴纸。范金锁很珍惜这份工作,早在刚进厂的一两天,他就细致而精确地盘算过还没到手的工资,交书本费,买一张车票,最好能有剩余,再买一个行李箱,不够的话,就买一个编织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到手的收入比预期少很多,范金锁才知道试用的几天是不算工资的。拿着第一份工资800块,范金锁回家了。

回家后的范金锁更忙了。一大早,范金锁要先把灶台烧起来,这个半人高的灶台是砖砌的,外面一层抹了水泥,棱角磨得圆润且泛着黑色的油光,看得出来用了很久。他烧火,奶奶做饭,他坐在灶火前,没一会儿脸被熏得通红。饭后,他上山捡拾柴禾或喂鸡、喂狗,省出来的时间用来背诵英语单词。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大多数时候,他坐着矮凳,半趴在低矮的茶几上看书、做题,这是家里唯一可以当作书桌的地方。家里老旧的五间房,去年在亲戚的帮助下吊了顶,是蓝色铁皮棚,墙面、地面依旧是原来的,墙面已经泛黄,连带上面贴着的照片和奖状也已经残缺斑驳;地面是青砖铺就的,经过岁月的洗礼,坑坑洼洼的,表面形成一层厚厚的黄土,险些看不出砖块原本的颜色。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唯一劳力是80岁老人

范金锁家里有四口人,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他自己。奶奶今年80岁,有高血压、关节炎等老年病,身子骨还算硬朗。爸爸在2016年出过一场车祸,车主也不富裕,赔偿不了了之,爸爸却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妈妈患有精神疾病,连当年生范金锁的时候也因为没法正常交流不能配合医生,只能剖腹产。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除了政府补贴,范家唯一的收入来自奶奶种的十几亩地。这十几亩地,奶奶侍弄了一辈子,前几年种不动了,只能在农忙的时候花钱雇别人帮忙,收入自然就少了,但总比没有强。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奶奶生了6个子女,范金锁的爸爸是老幺,也因为日子过得最差,她最放心不下,因此一直同他们生活在一起,照顾着一家人。“我孙子长大成人就好了”;“考上大学就好了”;“成家立业就好了”……对奶奶来说,孙子是家里唯一的指靠。

填报志愿的时候,奶奶对孙子提的唯一要求是“离家近一点”,最后范金锁填报了太原科技大学。省会太原,还是远,她这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是60多公里外的长治市,但她心里依旧觉得安慰,仿佛从未飞行过的孩子还在她的羽翼之下。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自从得知孙子被太原科技大学录取,奶奶逢人便打听:“这个学校怎么样?”对方说:“不错,挺好的。”她便熨帖地咽口唾沫,微微眯着笑眼,欣喜又自豪。


学费难题在8月解决了

8月第二周,范金锁终于收到了通知书。此前,他已经准备好盖了章的申请表和其他证明材料。9日,范金锁把申请材料交到振东集团,扶贫办工作人员说:“好了,28号就可以领取银行卡了。”他才终于把心放下来,没想到一直困扰自己家庭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录取通知书

回想起1个月前从村委会计那里听到振东助学金的事,范金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填了一张申请表,没想到仅过去几天就接到振东扶贫办的电话,说要来家访。范金锁既欣喜又忐忑。一个多小时后,在家里见到了打电话的人。

他们穿着统一的工装,左胸前绣着一面国旗,左侧袖口写着“振东”字样。他们温和地询问家里的情况,四处走走看看,临走的时候说:“放心吧!上了大学好好学习。振东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20多年来一直坚持做慈善,会资助到你大学毕业的。要是你考上研究生,还会继续资助。”

扶贫济困日,振东集团

在范金锁看来,每个人都有一把锁,成长就是用钥匙开锁的过程。“我通过高中三年的努力,打开了大学的‘锁’。在遇到学费问题的时候,振东集团又用钥匙打开了我们全家的‘心锁’。”

“范金锁”,这个少年对自己的名字在今年夏天有了别样的理解。